汤应斫二怪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八

【原文】
 
吴时,庐陵郡都亭重屋中常有鬼魅,宿者辄死。自后使官,莫敢入亭止宿。时丹阳人汤应者,大有胆武,使至庐陵,便止亭宿。吏启不可,应不听。迸从者还外,唯持一大刀,独处亭中。至三更竟,忽闻有叩阁者。应遥问:“是谁?”答云:“部郡相闻。”应使进,致词而去。顷间,复有叩阁者如前,曰:“府君相闻。”应复使进,身着皂衣。去后,应谓是人,了无疑也。旋又有叩阁者,云:“部郡、府君相诣。”应乃疑曰:“此夜非时,又部郡、府君不应同行。”知是鬼魅,因持刀迎之。见二人皆盛衣服,俱进。坐毕,府君者便与应谈。谈未竟,而部郡忽起至应背后,应乃回顾,以刀逆击,中之。府君下坐走出,应急追,至亭后墙下及之。斫伤数下,应乃还卧。达曙,将人往寻,见有血迹,皆得之。云称府君者,是一老狶也;部郡者,是一老狸也。自是遂绝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三国时代,东吴的庐陵郡都亭里的楼房常有鬼魅作祟,住宿的人总是死于非命。从此以后,过路的使者、官员都不敢到亭馆住宿。这时,丹阳郡人汤应,很有胆量、武艺,出使来到了庐陵郡,就到都亭住宿。本亭的吏员告诉他,这里不可以住,汤应不肯听从。他让随从到外面住宿,自己拿了一把大刀,独自住在亭里。
 
三更过后,他忽然听见有人敲门。汤应远远地问:“是谁?”外面的人回答说:“是本郡从事派人前来致意。”汤应让他进来,他寒暄几句就走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有人像之前一样敲门,说:“本郡太守派人前来致意。”汤应又让他进来,他身穿黑衣。他离开后,汤应认为这确实是人,一点儿也不猜疑。不久,又有人敲门,说:“本郡从事、本郡太守一同前来拜访。”汤应就怀疑了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大半夜不是长官来拜访客人的时候,更何况从事、。太守按规矩不应该一同出行。”他知道来的肯定是鬼魅,就拿着刀去迎接他们。看见两个人都穿着华美的衣服,一起进了房间。坐好后,自称太守的人就和汤应谈话。还没有说完,自称从事的人忽然起身绕到汤应的背后。汤应就回过头来,举刀砍去,砍中了他。自称太守的人就离开座位跑了出去,汤应急忙追赶,到亭馆的后墙下面,追上了他。汤应又向他连砍几刀,才回去睡觉。
 
天亮以后,汤应带了人去寻找,看着血迹跟踪,把两个鬼魅都找到了。自称本郡太守的,是一头老猪;自称本郡从事的,是一只老狐狸。从此以后,这亭馆里的鬼魅就绝迹了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