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姑祠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五

【原文】
 
淮南全椒县有丁新妇者,本丹阳丁氏女,年十六,适全椒谢家。其姑严酷,使役有程,不如限者,仍便笞捶不可堪。九月九日,乃自经死。遂有灵响,闻于民间。发言于巫祝曰:“念人家妇女,作息不倦,使避九月九日,勿用作事。”见形,着缥衣,戴青盖,从一婢,至牛渚津,求渡。有两男子共乘船捕鱼,仍呼求载。两男子笑共调弄之,言:“听我为妇,当相渡也。”丁妪曰:“谓汝是佳人,而无所知。汝是人,当使汝入泥死;是鬼,使汝入水。”便却入草中。须臾,有一老翁乘船载苇。妪从索渡,翁曰:“船上无装,岂可露渡?恐不中载耳。”妪言:“无苦。”翁因出苇半许,安处着船中,径渡之。至南岸,临去,语翁曰:“吾是鬼神,非人也,自能得过。然宜使民间粗相闻知。翁之厚意,出苇相渡,深有惭感,当有以相谢者。若翁速还去,必有所见,亦当有所得也。”翁曰:“恐燥湿不至,何敢蒙谢。”翁还西岸,见两男子覆水中。进前数里,有鱼千数跳跃水边,风吹至岸上。翁遂弃苇,载鱼以归。于是丁妪遂还丹阳。江南人皆呼为丁姑。九月九日,不用作事,咸以为息日也。今所在祠之。
 
【翻译】
 
淮南郡全椒县有一位姓丁的新媳妇,她是出生在丹阳郡一个丁姓人家的姑娘,年仅十六岁,嫁到了全椒县的谢家。丁姑娘的婆婆严厉残酷,命令她按照规定的工作量劳动。如果她完不成这工作量,她婆婆就会鞭打她,打到她不堪忍受。那一年九月初九,她就上吊自杀身亡了。于是她就开始显灵,在民间逐渐有名起来。借助巫婆传话说:“我惦念着在别人家做媳妇的姑娘们,都像我一样整天干活得不到休息,请家家户户都让她们在九月初九这一天休息,不用干活。”
 
有一次,她以活人的形象白天显形,身穿淡青色布衣服,戴着黑色头巾,带着一个随身丫鬟,来到牛渚津,求船家摆渡。那里正好有两个男人在,他们正划着一艘船在捕鱼。于是,她请求他们把她们摆渡到长江对岸。这两个男人嬉皮笑脸地调戏她们俩,说:“如果你们肯做我们的老婆,我们就可以考虑送你们渡过去。”丁氏说:“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俩是好人,原来你们是不懂礼义廉耻的坏蛋。如果你们是人,就该掉进污泥里淹死;如果你们是鬼,你俩就应该掉进水中湮灭。”说完,她就退回岸边的草丛了。
 
没过多久,有一个老人划船经过,船上还装载了芦苇。她又向他请求帮忙渡江。老人说:“船上都没有安装船篷,怎么可以让你们坐在露天船里渡江呢?我这么简陋的船怕你们坐着不舒服也不安全。”她表示不怕受苦。于是,老人就把芦苇扔掉了一半,让她们安坐在船里,缓缓地划桨。
 
不久,船安全渡到南岸,临告别前,她对老人说:“我是鬼神,不是凡人。其实不用船,我也能自己渡过长江,然而我这样做是为了让老百姓大致知道我的存在。老人家对我有深情厚谊,居然扔掉了一半的芦苇来帮助我们渡江,我深深感到惭愧,当然要准备礼品来厚谢您。如果您马上回去,必然能见闻到某些事情,也必然会得到某些东西。”老人说:“唯恐对你们照顾不周,哪里敢接受你的感谢!”
 
等到老人回到西岸,看见刚才那两个男人已溺死在水中。他再向前行了几里,看到有上千条被风吹到岸上的鱼在长江边活蹦乱跳。老人于是把船上的芦苇丢掉,装上鱼回家去了。
 
就这样,她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丹阳郡去了。江南的人都叫她丁姑。每年九月初九,这里的女人都不劳动,把这一天作为休息日。直到如今,全国各地还在祭祀她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