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母班致书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四

【原文】
 
胡母班,字季友,泰山人也。曾至泰山之侧,忽于树间逢一绛衣驺,呼班云:“泰山府君召。”班惊楞,逡巡未答。复有一驺出,呼之。遂随行数十步,驺请班暂瞑。少顷,便见宫室,威仪甚严。班乃入阁拜谒。主为设食,语班曰:“欲见君,无他,欲附书与女婿耳。”班问:“女郎何在?”曰:“女为河伯妇。”班曰:“辄当奉书,不知缘何得达?”答曰:“今适河中流,便扣舟呼‘青衣’,当自有取书者。”班乃辞出。昔驺复令闭目,有顷,忽如故道。遂西行,如神言而呼青衣。须臾,果有一女仆出,取书而没。少顷,复出,云:“河伯欲暂见君。”婢亦请瞑目。遂拜谒河伯。河伯乃大设酒食,词旨殷勤。临去,谓班曰:“感君远为致书,无物相奉。”于是命左右:“取吾青丝履来!”以贻班。班出,瞑然,忽得还舟。
 
遂于长安经年而还。至泰山侧,不敢潜过,遂扣树自称姓名,从长安还,欲启消息。须臾,昔驺出,引班如向法而进,因致书焉。府君请曰:“当别再报。”班语讫,如厕,忽见其父着械徒作,此辈数百人。班进拜流涕问:“大人何因及此?”父云:“吾死不幸,见遣三年,今已二年矣。困苦不可处。知汝今为明府所识,可为吾陈之,乞免此役,便欲得社公耳。”班乃依教,叩头陈乞。府君曰:“生死异路,不可相近,身无所惜。”班苦请,方许之。于是辞出,还家。
 
岁余,儿子死亡略尽。班惶惧,复诣泰山,扣树求见。昔驺遂迎之而见。班乃自说:“昔辞旷拙,及还家,儿死亡至尽。今恐祸故未已,辄来启白,幸蒙哀救。”府君拊掌大笑曰:“昔语君‘死生异路,不可相近’故也。”即敕外召班父。须臾,至庭中,问之:“昔求还里社,当为门户作福,而孙息死亡至尽,何也?”答云:“久别乡里,自忻得还,又遇酒食充足,实念诸孙,召之。”于是代之。父涕泣而出。班遂还。后有儿皆无恙。
 
【翻译】
 
胡母班,字季友,是一个东汉时代居住在泰山郡的人。
 
他有一次走到泰山的山脚,忽然在树林里遇到一个身穿大红衣服的骑士。这骑士招呼他说:“泰山府君召见您。”胡母班感到惊奇,迟疑着没有回答。又有一个骑士出现,再次叫他。于是,胡母班就跟着他们走了几十步。骑士请胡母班暂时闭上眼睛。不多会儿,胡母班就看见了富丽堂皇的宫殿,显得很巍峨严肃。胡母班走进阁楼,拜见了这里的泰山府君。泰山府君吩咐为他准备食物,并对胡母班说:“我想见您,没有别的事情,只是想委托您捎封信给女婿罢了。”胡母班问:“您的女儿和女婿在哪里呢?”泰山府君说:“我的女儿是河伯的媳妇。”胡母班说:“我愿意帮您去捎信,不知道怎样才能到达?”泰山府君说:“现在您乘船进黄河,到河流的中间,敲动船板,呼叫‘青衣’,就自然会有人出来拿书信。”于是,胡母班就告辞出来。之前带他进来的骑士又让他闭上眼睛。过了一会儿,胡母班忽然就回到了先前走过的道路。
 
于是,胡母班就往西前行,按照泰山府君的话,坐上船,到河流的中间,敲动船板,呼叫“青衣”。一会儿,果然有一个女仆人从河水里走了出来,取走了那封信,然后消失了。过了一会儿,这青衣再次出现,说:“河伯想见见您。”她也请胡母班闭上眼睛。胡母班就这样又得以拜见了河伯。河伯便大摆酒宴款待他,聊天问好十分殷勤。临到胡母班离开时,河伯对胡母班说:“感谢您这么老远来送信,没有什么好东西能送给您表示谢意。”于是,河伯命令左右的人:“把我的青丝鞋取来!”然后,他就把这双鞋送给了胡母班。胡母班离开了河伯的宫殿,闭上眼睛,忽然就回到了船上。
 
办完了事,胡母班去长安生活了一年,才赶路回家。当路过泰山的山脚时,胡母班不敢悄悄地走过,就在老地方敲击树干,说了自己的姓名,表示自己刚从长安回来,想要再给泰山府君禀报消息。片刻之后,之前那位穿大红衣服的骑士又出现了,他带着胡母班按照过去的办法进到了泰山府君的宫殿。于是,胡母班就把送信的经过讲了一遍。泰山府君感激地说:“我应该再想办法报答您才是。”交谈完毕后,胡母班去上厕所,忽然看到他死去的父亲戴着镣铐在那里服劳役,周围这样的囚犯大概有好几百人。胡母班走上前跪下,痛哭流涕,问:“父亲您为什么在这里受苦呢?”他父亲说:“我死以后,不幸生前罪孽深重,被判处三年劳役。如今在这里已经干了两年,感觉困难痛苦,快待不下去了。知道你现在被英明的泰山府君所赏识,可以为我求情,乞求他免除我的劳役,方便的话我还想回家乡去当土地公呢!”胡母班就依照他父亲所说的话,向泰山府君叩头,陈述他父亲的想法,乞求施恩。泰山府君说:“活人和死人原本就不是走一条路的,您不可以和您死去的父亲再亲近,我不能可怜他。”胡母班苦苦请求,泰山府君方才同意了他。于是,胡母班告辞出来,回到家里。
 
过了一年多,胡母班的儿女们纷纷去世,眼看就死光了。胡母班感到惊慌恐惧,又来到泰山,敲树求见泰山府君。之前那位穿大红衣服的骑士迎接他,带他见到了泰山府君。胡母班主动陈请说:“我以前说话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中听。等我回到家里,儿女们都快死了。现在,我恐怕灾祸还没有完结,特意前来禀报求情,不知道能不能有幸承蒙您可怜我、帮助我。”泰山府君拍手大笑说:“我上次告诉您了,‘活人和死人原本就不是一条路的,您不可以和您死去的父亲再亲近’就是这个原因。”于是,他命令手下去外面把胡母班的父亲招来。不一会儿,胡母班的父亲就到了庭院当中。泰山府君问他:“昔日您请求返回家乡去当土地公,应该为您的家族谋得幸福,但是您的孙儿们都快死光了,这是为什么呢?”胡母班的父亲回答说:“我离开家乡很久了,能回去感到很高兴,又当了土地公,能够享受到充足的美酒和食物,实在想念孙儿们,就把他们招来一起享福了。”于是,泰山府君派遣人取代了他的土地公职位。胡母班的父亲流着眼泪离开了。于是胡母班告辞回家。后来,他家再有孩子,都安然无恙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