度朔君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七

【原文】
 
袁绍字本初,在冀州。有神出河东,号度朔君,百姓共为立庙。庙有主簿,大福。陈留蔡庸为清河太守,过谒庙。有子名道,亡已三十年。度朔君为庸设酒,曰:“贵子昔来,欲相见。”须臾子来。度朔君自云父祖昔作兖州。有一士姓苏,母病,往祷。主簿云:“君逢天士留待。”闻西北有鼓声,而君至。须臾,一客来,着皂角单衣,头上五色毛,长数寸。去后,复一人,着白布单衣,高冠,冠似鱼头,谓君曰:“昔临庐山,共食白李,忆之未久,已三千岁。日月易得,使人怅然。”去后,君谓士曰:“先来,南海君也。”士是书生,君明通五经,善《礼记》,与士论礼,士不如也。士乞救母病。君曰:“卿所居东有故桥,人坏之。此桥所行,卿母犯之。卿能复桥,便差。”
 
曹公讨袁谭,使人从庙换千匹绢,君不与。曹公遣张郃毁庙。未至百里,君遣兵数万,方道而来。郃未达二里,云雾绕郃军,不知庙处。君语主簿:“曹公气盛,宜避之。”后苏井邻家有神下,识君声,云:“昔移入湖,阔绝三年。”乃遣人与曹公相闻:“欲修故庙,地衰不中居,欲寄住。”公曰:“甚善。”治城北楼以居之。数日,曹公猎得物,大如麑,大足,色白如雪,毛软滑可爱。公以摩面,莫能名也。夜闻楼上哭云:“小儿出行不还。”公拊掌曰:“此物合衰也。”晨将数百犬,绕楼下,犬得气,冲突内外。见有物大如驴,自投楼下,犬杀之,庙神乃绝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东汉末年,袁绍字本初,占据了冀州。当时河东郡有神物出现,号称度朔君,百姓共同为它建立了祠庙。祠庙里有个巫师充当主簿,香火很旺盛。
 
陈留郡人蔡庸在袁绍手下出任了清河郡太守,路过祠庙来拜谒。他有个儿子叫蔡道,已经夭折了三十年。度朔君让主簿蔡庸置办了酒席,说:“令公子傍晚过来,想见你。”过了不久,蔡道就来了。度朔君说他的祖父和父亲曾经担任过兖州刺史。
 
当时,有一个书生姓苏,由于母亲生病,前往祠庙祈祷。主簿说:“你恰好碰到了天神里的书生,留下来等待吧。”忽然,苏书生听见西北方传来鼓声,接着度朔君就回来了。过了不久,有一个客人来了,穿着黑色的单衣,头上长着五颜六色的毛,这毛有几寸长。他走了以后,又来了一客人,穿着白色的单衣,戴着像鱼头的高帽子,对度朔君说:“昔日我们到庐山游玩,一起吃白色的李子,回忆起来感觉这事也没过去多久,却已经是三千年前了。时光如梭,让人惆怅。”这人走后,度朔君对书生说:“刚才来的这位,是南海龙王。”苏书生是读书人,度朔君更是通读五经,特别擅于研究《礼记》,就和苏书生谈论礼仪,苏书生确实感觉不如他。书生求度朔君救治母亲的病。度朔君说:“你居住的地方往东走有一座旧桥,有人把它破坏了。桥的神灵,被你的母亲冒犯过。如果你能够修复这桥,那么你母亲的病就会痊愈。”
 
曹操讨伐袁谭,派人到祠庙里来借一千匹绸缎,而度朔君不肯给。曹操就派张郃前来捣毁祠庙。曹军离祠庙还有一百里左右,度朔君便出了阴兵几万,动身赶来。张郃离祠庙还有二里地时,有云雾罩住了张郃的军队,让他们找不到祠庙的位置。。度朔君对主簿说:“曹操气势旺盛,应该躲避他。”
 
后来,苏书生的邻居家有神灵降临,可以辨认得出是度朔君的声音,并说:“之前,我移居到匈奴居住,和你们分别了三年。”于是,度朔君就请人向曹操报告:“我想重修旧庙,但那土地已经衰败,不适合再居住了,我想寄居在你那里。”曹操说:“很好。”然后,曹操修筑了城北的楼房,让度朔君居住。过了几天,曹操去打猎,捕捉到一个怪物。它和鹿的幼崽一样大,长着大脚,浑身洁白如雪,毛柔软滑爽,显得可爱。曹操用怪物来摩擦脸部,爽得不能形容。。那天晚上,人们听见楼上有人哭着说:“小孩出行没有回来。”曹操拍着手说:“这怪物说话,真是要倒霉了。”早晨,曹操带了几百只狗,包围了这座楼,而狗闻到了气味,都冲进去来回寻找。只见有一个大小如同驴子的怪物,自己跳下了楼,被狗咬死了,祠庙里这位度朔君就消失了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