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山徒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六

【原文】
 
夏桀之时厉山亡,秦始皇之时三山亡,周显王三十二年宋大丘社亡,汉昭帝之末,陈留、昌邑社亡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山默然自移,天下兵乱,社稷亡也。”故会稽山阴琅邪中有怪山,世传本琅邪东武海中山也。时天夜,风雨晦冥,旦而见武山在焉。百姓怪之,因名曰怪山。时东武县山,亦一夕自亡去,识其形者,乃知其移来。今怪山下见有东武里,盖记山所自来,以为名也。又交州山移至青州朐县。凡山徙,皆不极之异也。此二事未详其世。《尚书·金縢》曰:“山徙者,人君不用道士,贤者不兴;或禄去公室,赏罚不由君,私门成群。不救,当为易世变号。”说曰:“善言天者,必质于人;善言人者,必本于天。故天有四时,日月相推,寒暑迭代。其转运也,和而为雨,怒而为风,散而为露,乱而为雾,凝而为霜雪,张而为虹霓。此天之常数也。人有四肢五脏,一觉一寐,呼吸吐纳,精气往来,流而为荣卫,彰而为气色,发而为声音。此亦人之常数也。若四时失运,寒暑乖违,则五纬盈缩,星辰错行,日月薄蚀,彗孛流飞,此天地之危诊也。寒暑不时,此天地之蒸否也。石立土踊,此天地之瘤赘也。山崩地陷,此天地之痈疽也。冲风,暴雨,此天地之奔气也。雨泽不降,川渎涸竭,此天地之焦枯也。”
 
【翻译】
 
夏时代最后一个君主夏桀在位时,厉山消失了。秦始皇在位时,三座仙山消失了。战国时代周显王三十二年(公元前337年),宋国大丘的土地庙忽然消失了。西汉时代汉昭帝在位的末年,陈留郡、昌邑国的土地庙也忽然消失了。
 
京房撰写的《易传》说:“山如果悄然的自行移动,那么天下就会有战乱,国家可能就要灭亡了。”
 
过去,在会稽郡山阴县的琅邪山里,有一座山峰叫怪山,世人传说这座怪山原来是位于琅邪郡东武县辖区海域里的一座山峰。有一天晚上,狂风暴雨袭来,天色显得异常阴暗。第二天一早,会稽郡的百姓就看到这座来自东武县的山峰出现在了家门口。百姓感到这座山峰很奇怪,于是称呼它为怪山。当时,东武县有座山峰,也在一个晚上自己就消失了。有人碰巧记得这座山峰的形状,大家才知道就是它移动到了会籍郡。到现在,这怪山下面有个叫东武里的地方。这个地名,便是本地百姓为了纪念这座山峰自动从东武县移动过来而取的。另外,原先在交州的山也迁移到了青州。这一类山丘移动的事情,都是很邪门的异常事件。这两座山峰迁移的事件,已经无法考究它们各自发生的具体时间了。
 
《尚书·金縢》写道:“山丘自动迁移,是因为君主不用有道德的人,贤能的人没得到重用;也可能是因为行政权力已经不由君主所有,奖励、惩罚的事情都不由君主来做主,权贵之家门客成群。这国家已经无可救药,应该会改朝换代、变更国号了。”
 
有高人说:“擅长讨论自然变幻的人,必然会以人为主体;而擅长讨论人事的人,必然会以天道为本源。比如说,自然变幻里包含了春夏秋冬的四季变化,太阳、月亮在日夜间相互移动,寒冷、炎热的气候交替来临。当自然规律在运行的时候,环境温和时,水就变成雨;环境恶劣时,水就变成风;环境散漫时,水就变成露;环境混乱时,水就变成雾;环境寒冷时,水就凝结成霜雨;环境炎热时,水就升华为彩虹。这些现象,都符合自然的正常规律。人也有四肢五脏对应四季,到晚上要睡觉,到早上要起床,人要呼吸才能吐故纳新,让精气在体内循环往来。这精气流动起来就是血液,显现出来就是气色,外发出来就是声音。这也是人体的正常规律。如果这春、夏、秋、冬的四季不按照正常来运行,寒冷、炎热的到来不规律,那么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会失去平衡,对应的五星会运行错乱,日食、月食会发生,彗星会带着大尾巴飞在天上。这就是天地有危险的征兆。寒冷、炎热的到来不规律,这就是天地的气息闭塞。石头立起、泥土涌出,这是天地长了瘤子。山峰崩坏、地面陷下,这是天地长了痈疽。狂风暴雨,这是天地的气息奔流不顺。很久不下雨,大河小溪都枯竭了,这是天地得了焦枯的病。”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