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侯弘见鬼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二

【原文】
 
夏侯弘自云见鬼,与其言语。镇西①谢尚所乘马忽死,忧恼甚至。谢曰:“卿若能令此马生者,卿真为见鬼也。”弘去良久,还曰:“庙神乐君马,故取之。今当活。”尚对死马坐。须臾,马忽自门外走还,至马尸间,便灭,应时能动,起行。谢曰:“我无嗣,是我一身之罚。”弘经时无所告。曰:“顷所见,小鬼耳,必不能辨此源由。”后忽逢一鬼,乘新车,从十许人,着青丝布袍。弘前提牛鼻,车中人谓弘曰:“何以见阻?”弘曰:“欲有所问。镇西将军谢尚无儿。此君风流令望,不可使之绝祀。”军中人动容曰:“君所道正是仆儿。年少时,与家中婢通,誓约不再婚,而违约。今此婢死,在天诉之,是故无儿。”弘具以告。谢曰:“吾少时诚有此事。”弘于江陵,见一大鬼,提矛戟,有随从小鬼数人。弘畏惧,下路避之。大鬼过后,捉得一小鬼,问:“此何物?”曰:“杀人以此矛戟,若中心腹者,无不辄死。”弘曰:“治此病有方否?”鬼曰:“以乌鸡薄之,即差。”弘曰:“今欲何行?”鬼曰:“当至荆、扬二州。”尔时比日行心腹病,无有不死者。弘乃教人杀乌鸡以薄之,十不失八九。今治中恶辄用乌鸡薄之者,弘之由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镇西:镇西将军,晋代为武官第三品。
 
【翻译】
 
夏侯弘自称他看到了鬼,还和鬼说话了。东晋镇西将军谢尚的爱骑忽然死掉了,他感到非常忧愁烦恼。谢尚对夏侯弘说:“你要是能让我的马活过来,那么我就相信你真的看到鬼了。”夏侯弘便走开了,很长时间才回来,对谢尚说:“庙里的神仙很喜欢大人这匹宝马,所以把它牵走了。经过我交涉,现在这马就应该复活了。”谢尚对着死马坐下。过了一会儿,有匹马忽然从门外跑进来,跑到死马的尸体边,就不见了。那死马立刻会动了,从地上站起来,行走如常。
 
谢尚又说:“我没有子嗣,这应该是上天对我的终身惩罚吧。”夏侯弘过了很久也没和他说起这事。夏侯弘说:“最近我看见的那些鬼,都只是小鬼,肯定不知道此事的原因。”后来,夏侯弘突然看见一个很有气派的鬼,这鬼穿着青色丝绸做的衣袍,坐着崭新的牛车,还带着十几个仆从。夏侯弘走上前去拉着牛的鼻子,把车止住。车里的鬼质问夏侯弘:“你凭什么拦住我?”夏侯弘说:“我只是想问您一件事。镇西将军谢尚没有儿子。他是一个风流人物,拥有很好的名望,不应该让他家断绝香火呢!”车里的鬼脸色变了,遗憾地说:“您说的这个谢尚,正是我的儿子。他年轻的时候,和家里的婢女私通,还诅咒发誓不会娶别人,而他却违背了誓言。现在这婢女已经死了,去天上告状,所以他才没有儿子。”夏侯弘把这些话详细地告诉了谢尚。谢尚说:“我年轻时的确做过这事。”
 
有一次,夏侯弘路过江陵,看见一个大鬼手里拿着长矛、戟,身后还跟着几个小鬼。夏侯弘感到畏惧,赶紧走到路边躲避他们。等大鬼走过后,他捉住了一个小鬼,问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啊?”那小鬼说:“我们是被派来用长矛、戟杀人的。要是这些东西刺中了人们的胸部、腹部,都会马上死掉的。”夏侯弘说:“有治疗这种疾病的药方吗?”小鬼回答说:“把乌骨鸡热敷在发病的部位,病就痊愈了。”夏侯弘说:“那你们要去什么地方?”小鬼说:“我们要去荆州、扬州。”当时,周围正在流行这种病,患者就没有不死的。夏侯弘让人杀了乌骨鸡热敷在病人的胸部、腹部上,十之八九都见效了。现在治疗这种突发的急病,医生还常常会用乌骨鸡热敷在病人的胸部、腹部上,这方法就是从夏侯弘那里流传开的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