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玉与韩重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六

【原文】
 
吴王夫差小女,名曰紫玉,年十八,才貌俱美。童子韩重,年十九,有道术。女悦之,私交信问,许为之妻。重学于齐、鲁之间,临去,属其父母使求婚。王怒,不与女。玉结气死,葬阊门之外。三年,重归,诘其父母。父母曰:“王大怒,玉结气死,已葬矣。”重哭泣哀恸,具牲币往吊于墓前。玉魂从墓出,见重流涕,谓曰:“昔尔行之后,令二亲从王相求,度必克从大愿,不图别后遭命,奈何?”玉乃左顾宛颈而歌曰:“南山有乌,北山张罗。乌既高飞,罗将奈何!意欲从君,谗言孔多。悲结生疾,没命黄垆。命之不造,冤如之何!羽族之长,名为凤凰。一日失雄,三年感伤。虽有众鸟,不为匹双。故见鄙姿,逢君辉光。身远心近,何当暂忘?”歌毕,歔欷流涕,要重还冢。重曰:“死生异路,惧有尤愆,不敢承命。”玉曰:“死生异路,吾亦知之。然今一别,永无后期。子将畏我为鬼而祸子乎?欲诚所奉,宁不相信?”重感其言,送之还冢。玉与之饮䜩,留三日三夜,尽夫妇之礼。临出,取径寸明珠以送重,曰:“既毁其名,又绝其愿,复何言哉!时节自爱。若至吾家,致敬大王。”重既出,遂诣王,自说其事。王大怒曰:“吾女既死,而重造讹言,以玷秽亡灵。此不过发冢取物,托以鬼神。”趣收重。重走脱至玉墓所,诉之。玉曰:“无忧。今归白王。”王妆梳,忽见玉,惊愕悲喜,问曰:“尔缘何生?”玉跪而言曰:“昔诸生韩重来求玉,大王不许,玉名毁,义绝,自致身亡。重从远还,闻玉已死,故赍牲币,诣冢吊唁。感其笃终,辄与相见,因以珠遗之。不为发冢,愿勿推治。”夫人闻之,出而抱之,玉如烟然。
 
【翻译】
 
春秋时代,吴王夫差有个小女儿,名叫紫玉,当时十八岁,才华和相貌都上佳。有个少年,名叫韩重,当时十九岁,学会了一些道术。紫玉爱上了韩重,私下和他互相写信,许诺要当他的妻子。
 
韩重前往齐、鲁两国一带学习,临走前,嘱咐自己的父母,请他们去求婚。吴王发怒了,不肯嫁女儿。紫玉郁郁而终,埋葬在吴国国都姑苏城阊门的外边。
 
过了三年,韩重回到家,问他的父母。父母说:“吴王怒火冲天,紫玉郁郁而终,已经埋葬了。”韩重悲痛欲绝地哭泣,准备了牲畜、丝绸,到紫玉的坟墓前吊唁她。紫玉的灵魂从坟墓里走了出来,见到韩重,流着眼泪说:“昔日你走了以后,让双亲找大王求婚,原来估计大王必然会顺从我们的终身大愿,没想到分别以后会遭遇厄运,怎么办呢?”
 
紫玉就看着旁边,弯过颈子,唱起了歌:“南山有只乌鸦,北山有张罗网。乌鸦既然高飞,罗网又能怎样?我想要嫁给您,谗言实在太多。悲伤郁结生病,丧命葬入黄泉。命运没有幸福,冤死又能怎样?百鸟里的钧长,名字叫凤凰。雄凤一旦去世,雌凰三年感伤。虽然有很多鸟,不愿匹配成双。特意鄙陋现身,迎接爱人光辉。身虽远心很近,哪能片刻相忘?”
 
唱完了歌,紫玉哭泣流涕,邀请韩重跟她回坟墓里。韩重说:“死和生是两个世界,我害怕有灾祸,不敢接受要求。”紫玉说:“死和生是两个世界,我也知道这个道理。但是,今天如果分别,就永远没有再见面的日子了。你害怕我变成了鬼就会害你吗?我想要真诚地奉献,难道你还不相信?”韩重被她的话感动了,送她回到坟墓里去。
 
紫玉和他一起享用酒宴,留宿他三天三夜,完成了夫妇结婚的仪式。韩重临走时,紫玉拿了一颗直径一寸厚的夜明珠送给韩重,说:“我已经毁掉了名节,又断绝了心愿,还有什么话好说呢?以后请自己保重。如果到了我家,请向大王致以敬意。”
 
韩重一出了坟墓,就去拜见吴王,说出了自己的这些事情。吴王怒气冲天地说:“我女儿已经死了,而韩重造谣生事,来玷污她亡灵的清白。这不过是韩重这个盗墓贼,盗掘了坟墓,取出了陪葬品,还拿鬼神当借口而已。”他立刻催促卫士们逮捕韩重。韩重成功逃脱,跑到紫玉的坟墓,向她诉说这情况。紫玉说:“别担心,我现在就回去向大王解释。”
 
吴王正在梳头发,忽然看见紫玉,惊奇诧异,又悲伤又欢喜,问:“你怎么又活了?”紫玉跪下来,说:“昔日书生韩重来为紫玉求婚,大王不同意。我毁掉了名节,断绝了情义,导致自己身亡。韩重从远方回来,听说紫玉已经死了,特意携带牲畜、丝绸到坟墓前吊唁我。我被他深情专一所感动,立即和他相见,又因此把明珠送给他。他并没有去盗掘我的坟墓,请大王不要再责问治罪。”吴王的夫人听见紫玉的声音,就出来抱住她,紫玉像烟一样消失了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