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诞给使射鸣蝉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七

【原文】
 
吴孙皓世,淮南内史朱诞,字永长,为建安太守。诞给使妻有鬼病,其夫疑之为奸。后出行,密穿壁隙窥之。正见妻在机中织,遥瞻桑树上,向之言笑。给使仰视树上,有一年少人,可十四五,衣青衿袖,青幧头。给使以为信人也,张弩射之。化为鸣蝉,其大如箕,翔然飞去。妻亦应声惊曰:“噫!人射汝。”给使怪其故。后久时,给使见二小儿在陌上共语。曰:“何以不复见汝?”其一即树上小儿也,答曰:“前不幸为人所射,病疮积时。”彼儿曰:“今何如?”曰:“赖朱府君梁上膏以傅之,得愈。”给使白诞曰:“人盗君膏药,颇知之否?”诞曰:“吾膏久致梁上,人安得盗之?”给使曰:“不然。府君视之。”诞殊不信,试为视之,封题如故。诞曰:“小人故妄言,膏自如故。”给使曰:“试开之。”则膏去半。为掊刮,见有趾迹。诞因大惊,乃详问之。具道本末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吴国孙皓在位时(公元264—277年),淮南内史的朱诞,字永长,任建安太守。朱诞有一个随从,随从的妻子被鬼怪迷惑了心智,她丈夫却怀疑她有奸情。后来,随从说是出门了,却偷偷在院子的墙上钻了个洞,监视里面的动静。他恰好看见妻子用机器纺织,远远望着桑树,对着树说话嬉笑。随从抬头看树上,发现有一个少年,十四五岁,穿着青色衣服,戴着青色头巾。侍从认为那就是给奸夫送信的,拉开弩箭射他。他变成了一只蝉,却有簸箕那么大,拍动翅膀飞走了。妻子也随着那弩弦的声音惊讶地说:“哎呀!有人射你。”侍从才觉得这事很奇怪。
 
后来,过了很久,侍从看见两个少年在路上聊天。有一个说:“怎么好久没见到你?”另外一个,就是那树上的少年,他回答说:“上次不小心被人射了一箭,伤口化脓长疮折腾了我很久。”那少年又问:“现在怎么样了?”树上的少年说:“都亏了朱太守家房粱上的膏药,拿来敷治,才能痊愈。”
 
侍从对朱诞说:“有人偷了府君的膏药,您知道这事吗?”朱诞说:“我的膏药放在房梁上很久了,谁能偷到呢?”侍从说:“不一定。府君去看看。”朱诞根本不相信,试着去看,发现膏药盒子外面还是封好的。朱诞说:“臭小子故意瞎说,膏药还是和过去一样。”侍从说:“试着打开看看。”朱诞打开后,发现膏药已经丢了一半。是被刮掉的,还有脚趾的痕迹。因此,朱诞非常惊讶,就详细询问侍从,侍从也详细地叙述了前因后果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