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畿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五

【原文】
 
晋咸宁二年十二月,琅邪颜畿,字世都,得病,就医张瑳使治,死于张家。棺敛已久。家人迎丧,旐每绕树木而不可解。人咸为之感伤。引丧者忽颠仆,称畿言曰:“我寿命未应死,但服药太多,伤我五脏耳。今当复活,慎无葬也。”其父拊而祝之,曰:“若尔有命,当复更生,岂非骨肉所愿?今但欲还家,不尔葬也。”旐乃解。及还家,其妇梦之曰:“吾当复生,可急开棺。”妇便说之。其夕,母及家人又梦之。即欲开棺,而父不听。其弟含,时尚少,乃慨然曰:“非常之事,自古有之。今灵异至此,开棺之痛,孰与不开相负?”父母从之,乃共发棺,果有生验。以手刮棺,指爪尽伤,然气息甚微,存亡不分矣。于是急以绵饮沥口,能咽,遂与出之。将护累月,饮食稍多,能开目视瞻,屈伸手足,不与人相当。不能言语,饮食所须,托之以梦。如此者十余年,家人疲于供护,不复得操事。含乃弃绝人事,躬亲侍养,以知名州党。后更衰劣,卒复还死焉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两晋时代,晋武帝咸宁二年(公元276年)农历十二月,琅邪郡人颜畿,字世都,患了重病,到医生张瑳家求医,结果在张瑳家去世了。颜畿的尸体被收殓进了棺材,已经过了很久。颜畿的家人前来接走棺材,给灵魂引路的旗帜总会缠绕在树上,难以解开。人们都为这怪事感到伤心。给棺材引路的人忽然跌倒在地,用颜畿的语气说:“我的寿命还不该现在就死掉,只是因为服用药物太多了,损伤了我的五脏。现在,我还会重新活过来,请谨慎行事,不要埋葬我。”他的父亲抚摸着这人,祝告说:“如果你真的还有阳寿,应该还能复活,这难道不是亲人的愿望吗?今天,我们只是想要回家,并不是去埋葬你。”旗帜才松开了。
 
等到他们回到家里,颜畿妻子就梦见他说:“我要复活了,你可得赶紧去打开棺材!”他妻子就把这话告诉了大家。那天晚上,他的母亲以及家里其他人又梦见他这样说。大家立刻就想打开棺材,但他的父亲不肯听从。他的弟弟颜含,当时年纪还小,就感慨地说:“不寻常的事情,从古就有了。如今,灵异到了这种程度。打开棺材,会惊扰死者,不肯打开棺材,辜负了他的嘱托,哪一个更让人痛苦呢?”父母最终听从了颜含的话。他们一起把棺材打开了,果然看到了颜畿活过来的痕迹。他用手刮过棺材的木头,把手指甲全都抓伤了,然而他现在呼吸很微弱,是死是活已经不好分辨了。于是,家人急忙把水连绵不断地滴进他的嘴里,发现他能够咽下去,就马上把他从棺材里抬了出来。
 
经过了几个月的细心护理后,他日常吃喝稍微多些了,能够睁开眼睛张望,能够弯曲伸展手脚,只是不能和正常人一样动弹。他一直不能说话,想要吃喝什么,就会托梦给家人。就这样过了十多年,家人照顾护理他非常疲倦,没空干别的事情。颜含就放弃了事业,专门来服侍他,因为这行为而在整个州里都出了名。后来,颜畿又变得衰弱,最后还是去世了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