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阳亭三怪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八

【原文】
 
安阳城南有一亭,夜不可宿,宿辄杀人。书生明术数,乃过宿之。亭民曰:“此不可宿。前后宿此,未有活者。”书生曰:“无苦也,吾自能谐。”遂住廨舍,乃端坐诵书,良久乃休。夜半后,有一人,着皂单衣,来往户外,呼亭主。亭主应诺。“见亭中有人耶?”答曰:“向者有一书生在此读书。适休,似未寝。”乃喑嗟而去。须臾,复有一人,冠赤帻者,呼亭主。问答如前,复喑嗟而去。既去,寂然。书生知无来者,即起,诣向者呼处,效呼亭主。亭主亦应诺。复云:“亭中有人耶?”亭主答如前。乃问曰:“向黑衣来者谁?”曰:“北舍母猪也。”又曰:“冠赤帻来者谁?”曰:“西舍老雄鸡父也。”曰:“汝复谁耶?”曰:“我是老蝎也。”于是书生密便诵书至明,不敢寐。天明,亭民来视,惊曰:“君何得独活?”书生曰:“促索剑来,吾与卿取魅。”乃握剑至昨夜应处,果得老蝎,大如琵琶,毒长数尺。西舍得老雄鸡父,北舍得老母猪。凡杀三物,亭毒遂静,永无灾横。
 
【翻译】
 
安阳县城南有一个亭,夜里不可以在亭馆里住宿,如果去住宿就会死于非命。有一个书生懂得道术,经过那里就去住宿。亭里的百姓说:“这亭馆不可以住宿,前后有很多人来住宿,都没有活到第二天。”书生说:“不用害怕,我自有办法应付。”他就住进了亭馆的客房里,还端正地坐着读书,过了很久才休息。
 
半夜过后,有个人穿着黑色的单衣,来到门外,喊了声亭主。亭主答应了。那人问:“现在亭馆里有人吗?”亭主回答说:“刚才有一个书生在这里读书。现在刚读完,好像还没有睡。”那人轻声叹息着离开了。过一会儿,又有一个人戴着红色的头巾,喊了声亭主。就像之前一样和亭问答,也轻声叹息着离开了。他走后,就一片静寂了。
 
书生知道没有人会来了,就起床走到刚才那两个人说话的地方,仿照他们喊了声亭主。亭主也答应了。书生又问:“亭馆里有人吗?”亭主像之前那样回答了。书生就问:“刚才穿黑衣服来的人是谁?”亭主回答说:“是北边屋子的母猪。”书生又问:“戴着红头巾来的是谁?”亭主回答说:“是西边屋子的老公鸡。”书生问:“你是谁呢?”亭主说:“我是老蝎。”于是,书生暗暗读书,一直醒到天亮,不敢睡着。
 
天亮了,亭里的百姓来看他,惊奇地说:“怎么唯独你能活下来?”书生说:“快拿剑来,我给你们捉拿妖魅。”于是,他就拿着宝剑,来到昨天夜里亭主说话的地方,果然找到了老蝎,它身躯庞大如同琵琶,光毒刺就有几尺长。他又到西边屋子抓住了老公鸡,到北边屋子抓住了老母猪。他总共杀了这三个妖魅,亭馆里的毒物就平息了,之后再没有灾难横祸发生了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