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友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一

【原文】
 
汉,范式,字巨卿,山阳金乡人也,一名氾。与汝南张劭为友,劭字元伯。二人并游太学,后告归乡里,式谓元伯曰:“后二年,当还。将过拜尊亲,见孺子焉。”乃共克期日。后期方至,元伯具以白母,请设馔以候之。母曰:“二年之别,千里结言,尔何相信之审耶?”曰:“巨卿信士,必不乖违。”母曰:“若然,当为尔酝酒。”至期,果到。升堂拜饮,尽欢而别。后元伯寝疾,甚笃,同郡郅君章、殷子征晨夜省视之。元伯临终叹曰:“恨不见我死友。”子征曰:“吾与君章尽心于子,是非死友,复欲谁求?”元伯曰:“若二子者,吾生友耳。山阳范巨卿,所谓死友也。”寻而卒。式忽梦见元伯,玄冕垂缨,屣履而呼曰:“巨卿!吾以某日死,当以尔时葬。永归黄泉。子未忘我,岂能相及?”式恍然觉悟,悲叹泣下。便服朋友之服,投其葬日,驰往赴之。未及到而丧已发引。既至圹,将窆,而柩不肯进。其母抚之曰:“元伯,岂有望耶?”遂停柩。移时,乃见素车白马,号哭而来。其母望之,曰:“是必范巨也。”既至,叩丧言曰:“行矣元伯!死生异路,永从此辞。”会葬者千人,咸为挥涕。式因执绋而引柩,于是乃前。式遂留止冢次,为修坟树,然后乃去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东汉时代,范式,字巨卿,山阳郡金乡县人,又名氾。他和汝南郡的张劭是朋友。张劭,字元伯。两人曾一起在首都洛阳城里的太学学习,后来,范式请假回家,并对张劭说:“两年后,我应该就回来。我一定会拜访你的双亲,看看你的孩子。”两人就共同约定了日期。后来,约定的日期就要到了,张劭就把这事告诉了母亲,请她准备菜肴等候范式。他母亲说:“两年的离别,相隔千里的诺言,你怎么会相信得这样认真呢?”张劭说:“巨卿是个重信用的读书人,一定不会违约。”母亲说:“如果是这样,应该为你们酿酒了。”到了约定的日期,范式果然来了。他登堂拜见了张劭的父母,就一起喝酒,尽兴欢聚后,才向张劭告别。
 
后来,张劭卧病不起,病情很重。同郡的郅君章、殷子征从早到晚照料看护他。张劭临死时,叹息道:“遗憾还没有见到和我生死与共的朋友。”殷子征说:“我与郅君章对你尽心竭力,如果我们还不算你生死与共的朋友,那么你还想见到谁呢?”张劭说:“你们二位,只是我活着时的朋友罢了。山阳郡的范巨卿,才是我所说的生死与共的朋友。”一会儿,张劭就去世了。
 
范式忽然梦见了张劭。在梦里,张劭戴着黑礼帽,垂挂着帽带,半踩着鞋子呼喊说:“巨卿,我在某日死了,应该在某日下葬,永远归于黄泉。如果你没有忘记我,怎样能赶上再见我一面?”范式恍然苏醒过来,悲叹流泪,便穿上了吊唁朋友时穿的丧服,按照梦里听到的张劭的安葬日期,骑马狂奔,前去奔丧。
 
范式还没有赶到,张劭的灵车已经启行了。等灵车到了墓穴,大家想把棺材下葬到墓穴里去,棺材却不肯挪动了。他母亲抚摸着棺材说:“元伯,难道你还有什么愿望吗?”于是,大家就把棺材停下。过了一会儿,大家就看见了白车白马,听到有人痛哭着奔来。张劭的母亲望着那车马说:“这一定是范巨卿了。”等到范式抵达,他磕头吊唁,开口说:“走吧,元伯!死者和生者走不同的路,从此我们永远分别了。”参加葬礼的上千人,都因这场面感动而淌眼泪。范式便亲自拉着牵引棺材的绳索,棺材这才肯向前挪动。葬礼完毕后,范式就留在墓地旁边,给张劭修整了坟墓,栽种了树,然后才离去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