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祖盘瓠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四

【原文】
 
高辛氏,有老妇人,居于王宫,得耳疾历时。医为挑治,出顶虫,大如茧。妇人去后,置以瓠篱,覆之以盘,俄尔顶虫乃化为犬,其文五色,因名盘瓠,遂畜之。时戎吴强盛,数侵边境,遣将征讨,不能擒胜。乃募天下有能得戎吴将军首者,购金千斤,封邑万户,又赐以少女。后盘瓠衔得一头,将造王阙。王诊视之,即是戎吴。为之奈何?群臣皆曰:“盘瓠是畜,不可官秩,又不可妻。虽有功,无施也。”少女闻之,启王曰:“大王既以我许天下矣。盘瓠衔首而来,为国除害,此天命使然,岂狗之智力哉。王者重言,伯者重信,不可以女子微躯,而负明约于天下,国之祸也。”王惧而从之,令少女从盘瓠。盘瓠将女上南山,草木茂盛,无人行迹。于是女解去衣裳,为仆竖之结,着独力之衣,随盘瓠升山,入谷,止于石室之中。王悲思之,遣往视觅,天辄风雨,岭震云晦,往者莫至。盖经三年,产六男,六女。盘瓠死后,自相配偶,因为夫妇。织绩木皮,染以草实。好五色衣服,裁制皆有尾形。后母归,以语王,王遣使迎诸男女,天不复雨。衣服褊裢,言语侏  ,饮食蹲踞,好山恶都。王顺其意,赐以名山广泽,号曰蛮夷。蛮夷者,外痴内黠,安土重旧,以其受异气于天命,故待以不常之律。田作贾贩,无关繻、符传、租税之赋。有邑君长皆赐印绶。冠用獭皮,取其游食于水。今即梁、汉、巴,蜀、武陵、长沙、庐江郡夷是也。用糁杂鱼肉,叩槽而号,以祭盘瓠,其俗至今。故世称:“赤髀横裙,盘瓠子孙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三皇五帝时代,高辛氏在位的时候,有个老年妇女住在高辛氏的王宫里面。她患上了耳病,持续了一段时间。医生为她用针挑治,从她耳朵里挑出一只硬壳虫,这大小如同蚕茧。老年妇女痊愈后便告辞走了,医生把这只虫放在瓠瓢中,再拿盘子盖住。不久,这只虫就变成了一条狗,而且狗毛上的纹路五彩斑斓。医生就给这狗取名为“盘瓠”,并且喂养它。
 
当时,戎吴部落十分强盛,屡次侵犯边境。高辛氏派遣将军去讨伐,却不能战胜敌人。于是,高辛氏公开向全天下征募能取得戎吴部落将军首级的人,赏金一千斤,分封邑万户,并允诺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他。
 
后来,盘瓠衔了一个人头,送到了王宫。高辛氏仔细察看,正是戎吴部落将军的头。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呢?大臣们都说:“盘瓠不是人,只是牲畜,不能给它封官晋爵,也不能让它娶公主当妻子。虽然它有功劳,但不必奖赏它。”高辛氏的小女儿听说了这件事,禀告帝王说:“父王既然已经拿我许诺给了天下英雄。盘瓠叼着首级来领赏,为国家除去了祸害,这是上天、命运安排它成功,岂能靠这条狗自身的智慧和力量!身为国王,应该看重诺言;身为霸主,应该看重信用。您不可以舍不得我微小的身躯,而当着全天下的人违背了您公开的约定,那样真是国家的灾祸。”高辛氏感到害怕,所以听从了她,让她跟着盘瓠。
 
盘瓠带着小公主登上了南山,那里草木茂盛,没有人类走过留下的痕迹。于是,小公主就脱下了华丽尊贵的衣裳,梳了奴仆样式的发髻,穿了方便下苦力的衣服,跟随着盘瓠,爬山峰进山谷,最后在一个石洞里定居。高辛氏想起她就很伤心,总派使者前去查看寻找她。但是,总会天降狂风暴雨,山岭不断震动,乌云密布天昏地暗,导致没有一个使者能到达那个石洞。
 
大概过了三年,小公主就生了六个男孩和六个女孩。而盘瓠去世以后,这些孩子自己互相结合,各自成了夫妻。他们用树皮纺织衣服,再用草籽榨汁来染色。为了纪念他们的父亲,这群孩子喜欢穿五彩斑斓的衣服,而且裁制的衣服都有尾巴。
 
后来,他们的母亲回去了,把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了高辛氏。高辛氏派出使者,去迎接他的外孙、外孙女和重孙们,这一回没有遇到狂风暴雨的天气。这群人衣着色彩斑斓,说话怪腔怪调,吃喝的时候总喜欢蹲着,喜欢山居而厌恶城市。高辛氏顺从他们的意愿,把名山大泽赏赐给他们居住,称呼他们为蛮夷。
 
蛮夷人,外表显得老实巴交,内心却聪明狡猾。他们安居在自己的故乡家园,看重传统的风俗习惯。由于他们从上天领受了特别的元气,所以历朝历代都使用特殊的法律来对待他们。蛮夷的农夫、商贩出入城池关口,都不需要交验通行证、符节,平时也不需要缴纳赋税。凡是拥有城寨的蛮夷首领,官府都会赐予他们印信、绶带。他们的帽子用水獭皮制作,这意思就是,他们像水獭一样游荡在河边寻找食物。
 
如今,梁州、汉中郡、巴郡、蜀郡、武陵郡、长沙郡、庐江郡的土著,就是蛮夷人。他们把米饭和鱼肉混在一起,敲着木槽呼号,就这样祭祀先祖盘瓠。这种风俗一直流传下来。所以,有一句俗话是:“光脚短裙,盘瓠子孙。”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