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离意修孔庙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三

【原文】
 
汉永平中,会稽钟离意,字子阿,为鲁相。到官,出私钱万三千文,付户曹孔訢,修夫子车。身入庙,拭几席剑履。男子张伯除堂下草,土中得玉璧七枚,伯怀其一,以六枚白意。意令主簿安置几前,孔子教授堂下床首有悬瓮,意召孔訢问:“此何瓮也?”对曰:“夫子瓮也。背有丹书,人莫敢发也。”意曰:“夫子,圣人。所以遗瓮,欲以悬示后贤。”因发之,中得素书,文曰:“后世修吾书,董仲舒;护吾车,拭吾履,发吾笥,会稽钟离意。璧有七,张伯藏其一。”意即召问:“璧有七,何藏一耶?”伯叩头出之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东汉时代汉明帝永平年间(公元58—75年),有位叫钟离意的官员,籍贯是会稽郡,字子阿,担任鲁国的国相。一到任,钟离意就自掏腰包拿出一万三千文私人存款,交给户曹孔訢,让他拿去修缮当时已成珍贵文物的孔子座车。钟离意来到孔庙,亲自擦拭桌子、坐席、宝剑和鞋子。有个叫张伯的男子是那里的差役,在孔庙堂下除草时,意外的在泥土里发现七块玉璧。张伯自己藏起来一块,把其他六块交给了钟离意。钟离意让主簿把玉璧放在桌上。后来,他们在孔子传授学业的讲堂里,发现孔子的床头一直悬挂着一只大瓮。钟离意召见孔訢,问他:“这只瓮是干什么用的?”孔訢回答说:“这是孔夫子的瓮。瓮里面据说盛着丹书,还没有人敢打开这个瓮。”钟离意说:“孔夫子是圣人。他之所以留下这瓮,是因为把瓮悬挂在这里能够让后代的贤良看到。”于是,钟离意亲自把它打开,从里面取出一块写了字的白色绢帛,上面写着:“后代会研究我的著作的人,是董仲舒。后代会来保护我的车子、为我擦鞋子、打开我的书箱的人,是会稽人钟离意。我收藏了七块玉璧,张伯会把一块私藏起来。”钟离意于是喊张伯过来,责问他说:“一共有七块玉璧,你为什么私藏了一块呢?”张伯立刻磕头求饶,把私藏的玉璧交了出来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