驸马都尉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六

【原文】
 
陇西辛道度者,游学至雍州城四五里,比见一大宅,有青衣女子在门。度诣门下求飧。女子入告秦女,女命召入。度趋入阁中,秦女于西榻而坐。度称姓名,叙起居。既毕,命东榻而坐,即治饮馔。食讫,女谓度曰:“我秦闵王女,出聘曹国,不幸无夫而亡。亡来已二十三年,独居此宅。今日君来,愿为夫妇。”经三宿三日后,女即自言曰:“君是生人,我鬼也。共君宿契,此会可三宵,不可久居,当有祸矣。然兹信宿,未悉绸缪,既已分飞,将何表信于郎?”即命取床后盒子开之,取金枕一枚,与度为信。乃分袂泣别,即遣青衣送出门外。未逾数步,不见舍宇,惟有一冢。度当时荒忙出走,视其金枕在怀,乃无异变。寻至秦国,以枕于市货之。恰遇秦妃东游,亲见度卖金枕,疑而索看,诘度何处得来?度具以告。妃闻,悲泣不能自胜。然尚疑耳,乃遣人发冢启柩视之,原葬悉在,唯不见枕。解体看之,交情宛若。秦妃始信之,叹曰:“我女大圣,死经二十三年,犹能与生人交往。此是我真女婿也。”遂封度为驸马都尉,赐金帛车马,令还本国。因此以来,后人名女婿为驸马。今之国婿,亦为驸马矣。
 
【翻译】
 
战国时代,陇西地区有个人,名叫辛道度,出门旅游学习,来到了秦国的雍邑外,离城四五里路,看见前面有一座面积广大的宅院,还有一个穿了青色衣服的女人站在门口。辛道度来到宅院门口,请求施舍食物。这女人进门去向主人秦女报告,秦女就命令她召唤辛道度进去。辛道度碎步快跑,礼貌地跟随她进入了宅院里的楼阁,看到秦女在楼阁内靠西的床榻上坐着。辛道度主动报出了自己的姓名,问候主人的起居。客气完了以后,秦女就吩咐他在靠东的床榻上入座,即刻安排了饮料和菜肴。
 
吃完饭以后,秦女对辛道度说:“我是秦闵王的女儿,订立婚约要出嫁去曹国,不幸在婚前就去世了。从我去世到现在,已经有整整二十三年了,独自居住在这宅院。今天,既然你来了,我就想要和你成为夫妇。”就这样,经过了三个夜晚、三个白昼以后,秦女就主动地说:“郎君是活人,而我是鬼。虽然和你有宿世姻缘,但是这样的欢聚只有三个夜晚,你不可以长久住在这里,否则就会有灾祸。然而,你就这么短暂住几天,根本不能尽到我们的深情,就这样注定要劳燕分飞,我要拿什么向郎君表达这真实可信的感情呢?”她当即就吩咐丫鬟把床后面的盒子拿过来打开,选取一枚金枕头,送给辛道度作为定情信物。于是,秦姑娘和辛道度哭泣着告别,立刻派遣穿青色衣服的丫鬟把他送出门外。还没走出几步,辛道度就看不见宅院的房屋了,只看到有一座坟墓。当时,辛道度慌忙跑路,看到那枚金枕头还在他怀里,还没有发生异常变化。
 
不久,他抵达了秦国都城,把这枚金枕头拿到市场里出售。他碰巧遇到了秦国王妃出门去东方游玩,王妃亲眼看见辛道度在出售金枕头,感到怀疑,就向辛道度要来了金枕头,仔细观察,。追问辛道度从什么地方得到这宝贝。辛道度详细地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秦妃。秦妃听了,悲伤哭泣,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然而,她仍然怀疑,就派人去挖开了公主的坟墓。使者打开了公主的棺材检察,发现原来随葬的物品都还在里面,唯独找不到那枚金枕头了。又有人解开公主的衣服验尸,发现很明显有男女发生关系的痕迹。秦妃才开始相信辛道度的话,叹息着说:“我的女儿成了大神,死去都二十三年了,还能和活人交往。这位辛道度是我真正的女婿。”于是,秦国就封赏辛道度为驸马都尉,赐予金子、丝绸、战车、马匹,命令他回自己老家去。从此以后,后世的人们就把女婿称为驸马。现在,皇上的女婿,也会封赏为驸马都尉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