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琰杀狗魅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八

【原文】
 
北平田琰居母丧,恒处庐。向一期,夜忽入妇室。密怪之,曰:“君在毁灭之地,幸可不甘。”琰不听而合。后琰暂入,不与妇语。妇怪无言,并以前事责之。琰知鬼魅。临暮竟未眠,衰服挂庐。须臾,见一白狗,攫衔衰服,因变为人,着而入。琰随后逐之,见犬将升妇床,便打杀之。妇羞愧而死。
 
【翻译】
 
北平郡人田琰给母亲守丧,一直住在她坟墓旁边的草庐里。周年丧期快满了,有一天夜里他忽然走进妻子的房间。妻子悄悄责备他说:“你应该居丧在悲伤的地方,不能寻欢作乐。”田琰不听,和她同床。后来,田琰临时回家,没有和妻子谈话。妻子奇怪他不说话,并且拿寻欢作乐的事情责备他。田琰知道这是鬼魅作祟。当天晚上,他一直不睡,把丧服挂在草庐里。一会儿,他看见一条白狗,偷偷跑进草庐来,衔起丧服,就变成了人,然后穿上丧服,往他家走了。田琰跟在后面追逐,看见这条白狗即将爬上妻子的床,就把它打死了。他的妻子因为羞愧而死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