郅伯夷击魅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八

【原文】
 
北部督邮西平郅伯夷,年三十许,大有才决,长沙太守郅君章孙也。日晡时,到亭,敕前导人且止。录事掾曰:“今尚早,可至前亭。”曰:“欲作文书。”便留。吏卒惶怖,言当解去。传云:“督邮欲于楼上观望,亟扫除。”须臾,便上。未暝,楼镫阶下复有火。敕云:“我思道,不可见火,灭去。”吏知必有变,当用赴照,但藏置壶中。日既暝,整服坐,诵《六甲》《孝经》《易》本讫,卧。有顷,更转东首,以帑巾结两足,帻冠之,密拔剑解带。夜时,有正黑者四五尺,稍高,走至柱屋,因覆伯夷。伯夷持被掩之,足跣脱,几失,再三,以剑带击魅脚,呼下火上,照视之,老狐,正赤,略无衣毛。持下烧杀。明旦,发楼屋,得所髡人髻百余。因此遂绝。
 
【翻译】
 
北部督邮西平郡人郅伯夷,三十多岁,非常有才而且果断,是长沙太守郅君章的孙子。有一天黄昏,他抵达了某个亭,让前面的向导暂且停下来。录事掾说:“现在天色尚早,可以赶到前面那个亭去投宿。”郅伯夷说:“我急着写文书。”他们就停留下来。亭里的吏员、士兵惊惶恐惧,说他们应该赶路去。郅伯夷传话说:“督邮想上楼观赏瞭望风景,请立刻打扫。”一会儿,郅伯夷就上楼去了。
 
天还没有黑,亭里照例在楼梯下点灯照明。郅伯夷吩咐说:“我在思考道理,不能看见灯火,请把它灭了。”亭里的吏员知道必然会发生变故,到时候要开灯去照明,所以就把灯藏在壶里。
 
天色已黑,郅伯夷正襟危坐,诵读完《六甲》《孝经》《易经》这几本书,然后躺下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把头朝东睡,用大毛巾绑住两脚,裹上头巾、帽子,偷偷拔出宝剑,解开衣带。
 
到了半夜,有个乌黑的怪物,身高四五尺,渐渐变高,走到屋子里,扑倒在郅伯夷腿上。郅伯夷拿被子盖上它,两脚试着从大毛巾里挣脱出来,差点被怪物抱住,好几次才成功。他用剑和衣带击中了怪物的脚,呼喊楼下的人把灯拿上来,照亮看这怪物,原来是一只红色老狐狸,它身上的毛都掉光了。于是,大家就拖它下楼,把它烧死了。
 
第二天,大家彻底清理这栋楼,发现被老狐狸抓下来的人的发髻有一百多个。从此,这楼里就不再有怪事了。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