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五气变化

本文出自《搜神记》卷十二

【原文】
 
天有五气,万物化成。木清则仁,火清则礼,金清则义,水清则智,土清则思,五气尽纯,圣德备也。木浊则弱,火浊则淫,金浊则暴,水浊则贪,土浊则顽,五气尽浊,民之下也。中土多圣人,和气所交也。绝域多怪物,异气所产也。苟禀此气,必有此形;苟有此形,必生此性。故食谷者智慧而文,食草者多力而愚,食桑者有丝而蛾,食肉者勇㦑而悍,食土者无心而不息,食气者神明而长寿,不食者不死而神。大腰无雄,细腰无雌;无雄外接,无雌外育。三化之虫,先孕后交;兼爱之兽,自为牝牡。寄生因夫高木,女萝托乎茯苓。木株于土,萍植于水。鸟排虚而飞,兽蹠实而走,虫土闭而蛰,鱼渊潜而处。本乎天者亲上,本乎地者亲下,本乎时者亲旁,各从其类也。千岁之雉,入海为蜃;百年之雀,入海为蛤;千岁龟鼋,能与人语;千岁之狐,起为美女;千岁之蛇,断而复续;百年之鼠,而能相卜。数之至也。春分之日,鹰变为鸠;秋分之日,鸠变为鹰。时之化也。故腐草之为萤也,朽苇之为蛬也,稻之为虫也,麦之为蝴蝶也;羽翼生焉,眼目成焉,心智在焉。此自无知化为有知而气易也。隺之为獐也,蛇之为鳖也,蛬之为虾也,不失其血气,而形性变也。若此之类,不可胜论。应变而动,是为顺常;苟错其方,则为妖眚。故下体生于上,上体生于下,气之反者也。人生兽,兽生人,气之乱者也。男化为女,女化为男,气之贸者也。鲁牛哀得疾,七日化而为虎,形体变易,爪牙施张。其兄启户而入,搏而食之。方其为人,不知其将为虎也;方有为虎,不知其常为人也。故晋太康中,陈留阮士瑀伤于虺,不忍其痛,数嗅其疮,已而双虺成于鼻中。元康中,历阳纪元载客食道龟,已而成瘕,医以药攻之,下龟子数升,大如小钱,头足壳备,文甲皆具,惟中药已死。夫妻非化育之气,鼻非胎孕之所,享道非下物之具。从此观之,万物之生死也,与其变化也,非通神之思,虽求诸已,恶识所自来?然朽草之为萤,由乎腐也;麦之为蝴蝶,由乎湿也。尔则万物之变,皆有由也。农夫止麦之化者,沤之以灰;圣人理万物之化者,济之以道。其与不然乎?
 
【翻译】
 
天地之间存在着带有木、火、金、水、土五行属性的元气。万事万物,包括人类在内,都由这五种元气变化而成。
 
一个人,木气清纯就有仁爱,火气清纯就有礼貌,金气清纯就有仗义,水气清纯就有智慧,土气清净就有诚信。如果一个人的五行元气都清纯,那么圣贤的德行在他身上就完备了。
 
一个人,木气浑浊就会虚弱,火气浑浊就会淫乱,金气浑浊就会残暴,水气浑浊就会贪婪,土气浑浊就会顽固。如果一个人的五行元气都浑浊,那么就是道德品质下贱的人了。
 
中原有很多圣人,这是因为中和的五行元气在这里互相交融;边远地区有很多怪物,这是因为有个别五行元气过剩异常而造成的。如果事物秉承了某一种元气,就一定会有展现这种属性的形体;如果有了展现某一种属性的形体,就一定会产生出相应的性情。
 
所以,吃五谷的人智慧而文雅,吃草的动物力气大而愚蠢,吃桑叶的虫子会吐丝而变成蛾,吃肉的动物勇猛而强悍,吃泥土的动物没有头脑却忙个不停,吃元气的颇有神通而且长寿,什么也不吃却不会死的会成为神灵。
 
类似龟、鼋之类的大腰动物似乎没有雄性,类似蜂、蚁之类的细腰动物似乎没有雌性。没有雄性,就和其他动物交配;没有雌性,就靠其他动物孕育。蜕化三次的蚕,先孕育卵子,然后交配;生长了两性器官的野兽,在交配时可以随心所欲充当母兽或者公兽。寄生草依附着高大的树木,女萝寄生在茯苓身上。树木扎根在土中,浮萍根飘在水里。鸟儿扇动翅膀拍打着空气飞翔,禽兽用脚爬在踏实的地面上奔跑,虫子藏进泥土里以便冬眠,鱼儿潜游进深水里以便居住。
 
来源于天空的生命喜欢待在上面,来源于地下的生命喜欢待在下面,来源于时节的生命喜欢待在它寄居的生命里。各类生命都从属于各自的分类。
 
上千岁的野鸡,到了海里就变成了蜃;上百岁的麻雀,到海里就变成了蛤蜊;上千岁的乌龟,能够和人交谈;上千岁的狐狸,能够变成美女;上千岁的大蛇,被砍断了还能连起来;上百岁的老鼠,能帮人看相占卜。这都是长寿到了一定年数才能达到的。
 
春分那一天,鹰变成了鸠;秋分那一天,鸠变成了鹰。这是时令变化。
 
所以,腐烂的草变出了萤火虫,腐烂的芦苇变出了蟋蟀,稻谷变出了米虫,麦子变出了蝴蝶,它们的羽毛翅膀长出来了,它们的眼睛也生成了,它们的思维智慧也存在了,这就是从没有知觉的植物变出了有知觉的动物,而且它们的气质也改变了。
 
鹤变成了獐,蛇变成了乌龟,蟋蟀变成了虾,并没有丧失它们的血气智力,但形状和性质变了。像这样的例子,不可胜数。根据变化来行动,这是顺应常态;如果违背了自然规律,就会出现灾异。
 
所以,下身的器官长到了上身,上身的器官长到了下身,这是元气反流造成的;人生出了兽,兽生出了人,这是元气混乱造成的;男人变成了女人,女人变成了男人,这是元气交换造成的。
 
春秋时代,鲁国人牛哀得了病,七天后居然变成了老虎。他的形体发生了改变,就张牙舞爪。他哥哥开门进去,他就和哥哥搏斗,把哥哥吃掉了。当牛哀是人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变成老虎;当他变成老虎的时候,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个人。
 
所以,晋武帝太康年间(公元280—289年),陈留郡有个人,名叫阮士瑀,被毒蛇咬伤了。他无法忍受疼痛,屡次去闻伤口。结果,不久就有两条毒蛇从他的鼻子里出来。
 
晋惠帝元康年间(公元291—299年),历阳县有个人,名叫纪元载,在外地吃了路上抓到的乌龟,不久就发现自己肚子里面结了硬块。医生用药来治这病,他便拉出了好几升小乌龟。这些小乌龟有小铜钱那么大,长全了头和脚,也长齐了龟纹和硬壳,由于中了药毒已经死去。
 
夫妻并不是变化产生万物的元气,鼻腔不是怀胎的器官,肠道不是生幼仔的器官。从这些事例来看,万事万物的生死以及它们的变化都很离奇。如果没有神通广大的思维,即便自己苦苦求索思考,也没办法弄清这些现象是怎么来的。不过,腐烂的草变出萤火虫,是由于腐烂的缘故;麦子变出蝴蝶,是由于潮湿的缘故。这可以表明,万事万物的变化,都是有原因的。
 
农民要阻止麦子变质,就用菊花灰去包裹它;圣人处理万事万物的变化,按照自然规律去引导。难道不是这样吗? 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